和州刺史徐阿凉

只会画大头

眼泪掉下来了。

Rofix:

相聚于早春的花律,他和孩子捧着鲜花站在墓碑前。看着钟表,这已经是上午的九点半。凉风不断的从山野里吹来,伴着阳光扑打在他们身上。在这颗星球上,活着的人存在于空间里,死去的人存在于时间里。幸运的话两人会在准确的时间地点会面。绽放又凋零,生长又枯萎,周围树林的变化让他知道妻子已经不远。她会告诉他们过去的所见,如何整个银河只是在她的指尖,如何在高纤维结构之间穿梭,在亚原子的另一边看电子云的狂舞。空间在她的生命里流逝,但只有在这一刻,我们相遇。

评论
热度 ( 2174 )

© 和州刺史徐阿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