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州刺史徐阿凉

只会画大头

作者好喜欢在观众席里隐藏彩蛋啊

?!所以左上角那个人是叫六七八吗

眼泪掉下来了。

Rofix:

相聚于早春的花律,他和孩子捧着鲜花站在墓碑前。看着钟表,这已经是上午的九点半。凉风不断的从山野里吹来,伴着阳光扑打在他们身上。在这颗星球上,活着的人存在于空间里,死去的人存在于时间里。幸运的话两人会在准确的时间地点会面。绽放又凋零,生长又枯萎,周围树林的变化让他知道妻子已经不远。她会告诉他们过去的所见,如何整个银河只是在她的指尖,如何在高纤维结构之间穿梭,在亚原子的另一边看电子云的狂舞。空间在她的生命里流逝,但只有在这一刻,我们相遇。

小十三~

番外真好看!截图选老婆(被打飞

我在想。。。梅花十三是她爸第十三个女儿
那么
她的十二个姐姐
岂不是叫 梅花一 梅花二 梅花三 梅花四……………同花顺(

小姐姐们真好看(痴汉脸

像素小飞鸡,你值得拥有

P2:一个失败的尝试……

(想做成拼豆来着~来来回回改了好多遍。。

“為什麼他們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”
“那我呢”

手的动作有参考


画技感人求不喷(˶ ̄᷄ ⁻̫  ̄᷅˵)

二刷刺客!!十三她超好看!!!画丑了QAQ

想哭了

Rofix:

精致的秋千,悬空的落叶,还未转身的回首,还未触及的追赶。这构成了这一年的巴礼瓦。巴礼瓦环绕着一颗光栅脉冲星旋转,这颗太阳平时只是通过热辐射向外供能,并不发光,直到一年中的某一刻,爆发出一次巨大光芒。而那时在这颗星球上发生的事情都会被印刻下来,就像是曝光时的胶卷底片。这些光景不仅是我们眼中的视觉残留,而是的确记录在了星球表面的土壤里,就像壁画一样。人们在一年的其他时间都在黑暗中摸索,也看不到彼此。但有那么一瞬间,世界被照亮,即使闭上眼睛,你依旧在眼帘。

© 和州刺史徐阿凉 | Powered by LOFTER